Leavishion_帛萧

看文号,自娱自乐
大概发些章片水粉随手拍什么的
偶尔手闲 乱涂一些指绘😙
并没有图力
今天依旧像咸鱼一样呢!🐟

【嘉金】天降正义(下)

-本章微量瑞→金,注意避雷

-爆字数终于写到了自己想写的深情炮灰格瑞

-话太多,果然一章没能写完



文理学院和工程学院的计算机科学由于科目相近,所以划分在了一起。

凯莉莫名其妙和格瑞卡米尔混在了一起。

作为院系女神,凯莉和一众一心学习的学术分子完全不同,在大学期间尤其是计算机科学专业下也能够劳逸结合的人怕是仅此一人。

在学术氛围的熏陶和荼毒下,一众理工男都白白净净十分瘦弱的样子【格瑞:?】。

凯莉大佬的手气也是一如既往的好,抽到了适合这些沉默寡言的学术分子的不需体力的活。

——鬼屋。

 

鬼屋只需要几个工作人员和一些机械编程的恐怖道具就完成了。装饰更为简单,只要保证内部不透光即可,并不需要太多装饰,凯莉遣人从生物系借了几个橡胶器官标本,市场上批发些红色食用色素,已经租用几套服装。灯光弄得闪闪烁烁便是了。

 

作为鬼狐天冲的妹妹,其恶俗程度也是与鬼狐难舍难分不分高下。在凯佬策划下,鬼屋题材为病院和冥婚。而每3分钟进来一对人是要求,这样可以保证气氛刚刚好。

 

在金的噪音煽动下,嘉德罗斯不得不抛下其实很乐意与祖玛过二人世界的雷德,前往雷狮的算命摊子。

众望所归,金把嘉德罗斯带迷路了。

同为新生的嘉德罗斯就算再nb,也不清楚其他校区的路。两个人磨磨蹭蹭终于听到不远处的声音。

 

理工的鬼屋就是这样与众不同独门独栋四周鸟不拉屎的地方。似乎凯莉也是以气氛为目的申报了这一栋楼区。

金刚刚走进想要问路,就被塞入了排队队伍中。

金嘀嘀咕咕:“不要啊......我最怕鬼了。”

嘉德罗斯瞬间放弃了先找算命瞎子雷师傅的想法,道:“渣渣,我们来玩这个吧!”

金奇奇怪怪地看着突然兴奋的嘉德罗斯,心想难伺候的少爷终于消停了,于是安静排队。

因为会有两个女生走一半便吓得放弃,而被工作人员带出,嘉德罗斯和金并没有等太久时间。

 

进去后先是一个浑身血迹的护士一言不发的跟着玩家,会有一个滋滋响的电视机播放病院的历史,以及为何落魄至废院的原因,然后身后的护士就会突然抽搐,乱捏血包,并且往前匍匐似乎要抓住玩家。

RPG游戏没少玩的金立即得知这个小护士就是个推进器,卡时间进度的,不慎被抓就是game over。于是拉起嘉德罗斯跑进大厅。

为了不破坏原上课同学的东西,整栋楼只开放一楼大厅和B1车库和B2杂物间。

大厅里是一些机动装置。转到电梯间,有两条路可以走,坐电梯或下楼梯。

楼梯看过去灯光昏暗,但四壁无物。电梯里闪着绿光,电梯顶上似乎有个女人在哭泣,而电梯的不锈钢内壁上若隐若现的浮现几个红手印。

“坐电梯吧。”嘉德罗斯看金走进来这段路一直没有过激反应,并没有被吓到。

“嗯嗯,刚找那么长时间雷狮,我也爬不动楼梯了。你别怕,就算是理工科,也不敢对电梯动什么手脚。”于是果然平安来到B1。——而他们不知道,他们未选择的另一条路,楼梯走到拐角处会是鬼屋第一个高潮点。

 

金随手捏起地上的一颗心脏,在手里把玩一会后,扔回去发现此物还可以弹回来,便兴致勃勃玩起了弹力球。

嘉德罗斯:mdzz。

停尸房如它应有的设定一般安静,在嘉德罗斯走得都有点困了的时候,突然天降一块巨布,恢复可见光环境后,嘉德罗斯和金已经待在了一个空旷的房间。

房间中央摆着一个奇怪的装置。

然后20s后,金很凭借他丰富的游戏经验感受到这个道具抄袭THE ROOM 有多么严重。

Get到下一个房间的钥匙。

嘉德罗斯:其实我也可以打爆那个装置拿到钥匙。

 

【中间怎么出B1的情节我之后再写QVQ】

来到B2,看起来是一片墓地。电梯里放着的一把手电筒是唯一的光亮。

嘉德罗斯拿起手电筒和金刚走没两步,从两边突然不知从哪冲出一群人,一群人用布罩住金带走了。原定的另一拨摁住嘉德罗斯的人.....在看起来者的时候便没有人动手。

“嘉总,您能在这站会儿不?剧情需要,待会,您才能找你的朋友。”

“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陈述句

气氛比真鬼屋还冷。好在嘉德罗斯还比较配合,在工作人员说可以了的时候,去找金。

 

另一边,金被一群人压着反剪双手,并用手铐铐起来,用胶带粘住嘴,盖上红盖头,塞进一个大衣柜里。衣柜外边胶带贴纸写着:棺材。

金:md这么草率。

 

金坐在衣柜里,靠着摇头晃脑把碍事的红盖头摇掉了,但依旧看不见听不着,快要睡着了。忽然一阵脚步声离金越来越近,金骤然惊醒,一个人用手扶上衣柜门,打开了柜门。

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金虽然什么也看不见,却能感受到一双深邃的紫眸正在盯着自己。

金不知为何,不敢抬眼与他对视,只能感觉这个人拉开了柜门坐在了自己身边,又关上了柜门。

凝固一般的死寂,金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他能听见对方轻叹一口气,他也能感觉对方将手伸出,想要抚摸自己的后背——或者头发。但犹豫片刻,刚触及发丝,便触电般又收了回去。

没有人说话,只有一个人的心怀鬼胎。


金觉得这哪里是天堂明明是是人生最煎熬的7分钟*。

 

按要求7分钟后嘉德罗斯才能进入房间。

捞起腿要坐麻的金,道“渣渣你麻烦死了,就不会自己跑出来吗!”

“唔唔唔!唔!傻逼!”金嘴上这么说,心里感觉像看到了救星。

“我听见了。”嘉德罗斯黑了脸给金撕下胶布条。

“哇!我可是被围殴了!你有没有同情心!......等等我的钥匙呢!开锁啊!”

一旁的格瑞默不做声,悄悄走出房间。

 

——

灯光再一次骤黑,涌进来一波人把金摁回衣柜棺材。过了一会,嘉德罗斯也被扔了进来。

 

“哈哈哈哈哈哈,天道好轮回,你也有今天?!”金死也要拖下水一个。

“md”嘉德罗斯爆了句粗,“一群CS*的渣渣求我配合一下,老子才勉为其难地进来了。”

“哈哈哈哈哈,管你怎么进来的,反正你要和爸爸度过地狱的7分钟!”

嘉德罗斯不想理他。

半晌后,“刚刚发生了什么?”

“哈?你说什么?”

“你和格瑞。”

“......能不能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金想要捂脸,奈何双手不能动。“真·地狱七分钟好吗?人生最尬时刻。”

“渣渣之间关系不是很好么。”嘉德罗斯沉默了。

“怎么说呢......”金低下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形容,“可能就是因为太熟了所以玩这种游戏才尴尬吧。

“呃,倒也不是和你很不熟,怎么说呢?可能和紫堂他们也会很尴尬,气氛很难控制。”金晃晃头,难以表达自己的想法,“就是朋友之间,做这种事有点接受不能吧,好像打破了长久以来的关系。”

“我呢?”嘉德罗斯给金一个挑衅的眼神,等待金回答:‘我们才不是朋友’这类意料之中情理之中的答案,然后就能吵一架。

金低头正在思考,并没有接收到嘉德罗斯话里挑衅的意味,只是用自己不多的脑细胞和多巴胺过滤了一下这个问题。

 

“你?......你和他们,不一样啊。”金还是随心所欲的指直说了真实想法,“虽然不知道哪里不一样,但我对你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嘉德罗斯人生第一次感觉心被戳中了。

 


 ------------------------------------------------------------------

*CS computer science

*天堂的七分钟:把两个人关进衣柜里七分钟,在这七分钟内什么都可以干,这个游戏被誉为“天堂的七分钟”。


-TBC.-

 

恭喜格瑞拿到好人卡,并成为炮灰。

说到格瑞,我的黑化心机瑞的Snare还没怎么写。。

这篇大概还有个尾声,扯这么多犊子都没把雷狮算命团召唤出来

碎碎念都叨叨这么多,你们大概能理解我写文拖沓了吧...


评论(6)

热度(63)